松志

无题

至今已经不必再考虑孤独本身了。那种即便真实的存在也早已沦为所谓的谎言了,最终你会发现,并非他人在逃避,而是你在错误地执着。他人并非聪明,只是自己太傻。

作为平凡而唯一的存在,我们这些敏感的家伙拿什么来捍卫孤独的尊严?或许是自在的心境。无须抗拒,即使抗拒,也总是针对错误的对象;无须逃避,如果逃避,最终迷失的只有自己;无须哀怨,至于哀怨,莫不如了结了自己痛快!

被迫存在,却主动寻找快乐——或许这才是人的伟大之处。我们微笑了,世界就伟大了;我们自己坦然和坚强,世界才会温和而坚实。哲学家多了,世界终会疲乏;诗人多了,世界才会有永恒的温情。所以,对于简洁朴实,我乐此不彼!

理想是理想,爱情是爱情。这两样见证着我们的存在。没有爱情的理想是悲壮的,没有理想的爱情是软弱的。拿理想当爱情的人算是无能还是无奈,我不知道;拿爱情当理想不算腐败也太过奢侈!不论理想还是爱情,我同样追求。因此,从不刻意追求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