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无题

我以自以为是的口吻告诉你们:你们一生不会见到几个真正冷漠的人,倘使见到了,也是曾经内心溢满「爱」的人。

枕着被子,盖着枕头,势必要蜷缩,这副可怜相让我耻辱无比!

像我一样醒悟,像我一样狭隘──被消灭掉,甚至,比我还愚蠢。

「明天会更好」的意思还不清楚么,明天永远是明天。所以,那都是屁话。扪心自问吧,「今天你感觉好么?」

我用抽象拒绝你们如你们用比这还乏味的现实让我困倦——所以,根治罪犯莫如给他们些刺激。

听说,某人的文字像毒酒一样。果然如此么,没有那酒,有人会生不如死呢!

昨日譬如昨日,今日譬如今日,可是,今日仅仅是拷贝昨日。

关于太阳,我爱的是它投射的影子;关于月亮,我爱的是她本身。一个被俯视,一个要仰望。

为了希冀已久的一吻,我用两记耳光和世界交换,一记为了悲哀的沉默,一记为了虚妄的诉诸。

世界诞生于母亲,消失于我们的胸怀。

女人,你的泪水一样很珍贵,别轻易流给男人。

但愿谁的指尖对着我:「你又让美幻灭!」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