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我这个人

我这个人矛盾,我的文字空洞。这是迄今为止最准确的总结了——并且我这个人的反叛终于不再只留于唇齿,将彻底从沉闷中离开。再也消耗不起了。

之前的文字几乎都是以虚空作为对象诉诸,似乎已经丧失了与人对面沟通的能力,不知道是否会永远如此。无法沟通是很可悲的,并且格格不入。 这段时期的文字代表生命中一段时期的挣扎,要亲自打发了它,毫不留情。未来,或许不会再过多提笔,只静静阅读陌生并有几分相似的人的文字,因为值得欣赏。

无法逃避的无奈才属无奈,其余的只算是烦恼。将这烦恼和生活卷起并丢掉,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。三年了,真正活着的只有旅行的那十天,算是很严重的无奈了,所以,逃离在即。我挥别的只是烦恼罢了。 虚空瓦解的哪一天再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