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情书

彼此照亮原来如此不易,不能极致的沟通那么刺眼。无力到碎语,像烟花一样破碎。恰在闪耀的瞬间看到你笑得绚烂,尔后我才泪水模糊。曾今的热情,如今的枯萎,将来的盛放,一粒种子原来是永生的。彼此牵手,才会柔情似水,即使彼此遥望,也一样无限温柔。这绝不是讽刺——荒原之中,希冀邂逅你的背影。拼合两颗被俗世解构的心,跳动的节奏才会铿锵。只要不在渴望中死去,我们将活得坚强。你奔涌的泪水会是流淌在我心田的涓涓溪流,哪儿的光芒让它粼粼的顽皮笑容映在你我的脸庞。活着并爱着,谈论永恒已没有意义,不朽不过就是耻辱罢了。人生是顾影自怜的神在溪流里的倒影,随着波流虚幻。神走了,人生散场,溪水流尽,世界干涸——但谁的神与我的神前世相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