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家中碎语

隐藏在这个静避于烈日下的村庄,仿佛刹时感受不到任何烦恼。

墙上的贴画,眼前的桌子,忽然闯入嗡嗡作响的苍蝇,一切都已是旧识,让心灵回归到了永久以前的状态,只有旁边的笔记本电脑提醒我从大学溃败而归。炎热依然炎热,冷漠依旧冷漠,此时彼地,对人生漠不关心。

在此浇灭我的欲望,又将在哪里由谁将它点燃!落跑的青春吃力地拖动沉重又轻浮的人生。像蝇眼中的一点图像,由谁点亮又由谁熄灭。

静止的生活终究要像我的房间一样覆满尘埃。尘埃本自尘埃生,注定飘扬飞舞,却由谁搅起?

窗帘上的丹顶鹤正欲翔起,多少年来却始终保持这样的姿势,哪一天,它是要被扯下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