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牢骚

世界是一处没有愈合的伤疤。有些人懒懒地等待着它的愈合,有些人目视前方,已忘却伤痛;有些人的生带着耻辱的伤疤,有些人的死和伤疤一并腐烂;有些人的一生不过是在施行一场漫长的安乐死,有些人的一生都在寻找死的方式。

不但是虱子,还是被狗链拴着的狗身上的虱子。即使愤怒,也是扯着链绳狂吠。懦弱的尊严让你不敢与野狗交媾,可怜你都不会自慰。有一条铁链,它拴着无数的奴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