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不多的充盈

我崇拜女性,至少羡慕她们对生活能充满无微不至的关怀。

感性造就了这个世界温存的一面,理性却只能在一旁尴尬地失笑!

你疯狂追逐的难道只是一样的疯狂?

能激起湖心荡漾的仅仅是一块或者又一块石子罢了。

反诸自身,我看到自己被谁就架在虚空,无所事事?

除非你嫌弃,否则生活是不会拒绝你的;自我,你在嫌弃什么?

面对孤独,我只能抽象若此,这时我们都在孤独疯人院,而你不知,我爱的时候有多灿烂,正如你笑的时候那么绚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