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狗绳

我之所以反社会,乃是因为我早就丢弃了「自己」这个东西,我是露天的矿地,没有「自己」来管理,任你们获取所需,且让它剩得一干二净。我不知什么是耻辱与羞愧,愿我眼中的湖心投进的是无邪,哪怕里面彼此赤身着面对。将你们以为的恶晾给我吧,我们一同谱就灵魂之歌。生活只是我牵着的一条狗,当你的裙角擦过我的目光,我转身撒开了狗绳。一生啊,原是从欲望跌落到死亡,并且在下坠中舞动,而一个个却都扒在峭壁上,惶恐着不愿下来,先知说,你们的互诉衷肠、衷情专一和迁就隐忍不过是狭隘罢了,一刻的快乐从不嫉妒一生的幸福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