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凝固之躯

找不到暴风骤雨之地席卷走我颓死的过往,哪里又侍立着尊严可供报之以微笑?
所以酌情揭开封存的伤疤——
红液不再涌出,黄脓凄凄般渗出。
若不见此生之浓情,
何以苟延这天堂不收、地狱不容之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