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志

诉诸

当我感觉痛苦,再无法坚持时才能鼓起勇气背叛自己,转而向人倾诉,并且无法停止,直至欠费.十分钟后又续费--对方已关机.嘎然而止--完美主义的灾难,仅使我下一次能憋得更久,或许永不愿再诉诸.

没来及相遇和碰撞,却终至隔断.你现在所看的,发到这个号码而诉诸无端的信号,只是挂机后的最后一个电波,要说的也就这么多了.

我是一个无法与之界定界限的人,既是陌人,也是朋友,或是情人,或是客人,没有累赘的爱,没有狭隘的恨,无所谓纪念与遗忘,无所谓生或死.只怕最终找到的理想诉诸对象却是分裂的自我.

认同或弃绝,但凡说出了或作为了,都是最好不过的尊重了.如果我疯了,必不会在你们的门前撒野,如果我并无疯狂,必是你们的良人.我既然不像常人,那么便不要揣测我恰如常人一般!

没有这番话,我的死必会引来你们的怜悯--虽然它一文不值,然而,既然我如是说,那么我的死也就圆满了.但我还活着,那么凡不曾与我伤害者都是友人,或说,没有了朋友,没有了偏见.